當前位置:關注森林 > 全國林草動態 > 社團公益 > 正文 站內導航

陪伴一只雪豹十年成長,是什么感受?

媒體:原創  作者:世界自然基金會
專業號:世界自然基金會 2020/11/20 18:21:47

今天要講的故事,是發生在雪豹身上的《人生七年》。

像BBC花了49年時間追蹤幾位普通人的成長史那樣,一群研究人員,也從一只大貓出生開始就密切監控她、一路陪伴她成長,見證了她從少女到母親,數次“相親”、生子的過程,長達十年之久。

想來人與人的緣分,能延續這么長時間的也不多。這就讓故事里研究者和雪豹之間的聯結尤為動人。

2009年,故事的主角——一只雌性小雪豹出生了。

她的母親“好奇”(Inquisitive)在蒙古托斯特的中心地帶擁有一塊領地。研究人員用蒙古民間傳說中一位勇武公主的名字——阿努(Anu)為她命名。

2010年,研究者第一次拍到了她和兄弟姐妹的照片。第二年,他們幸運地給阿努帶上了GPS項圈。

這意味著阿努的活動路徑將被清晰地記錄,我們得以了解一只雪豹的家域范圍有多大,與其他雪豹的領地如何重疊等信息。

雪豹通常在兩歲左右獨立,阿努當時可能剛與母親分開,來到北峽谷(North Canyon)。國際雪豹基金會(SLT)的工作人員相信北峽谷是她出生地的一部分。

在接下來的一年里,她漫步于托斯特的大部分地區,大概是在尋找空白領地,以便定居下來。

阿努,戴著她的GPS定位項圈,在一個小水坑里喝水。

©國際雪豹基金會/蒙古雪豹保護基金會

2012年4月,阿努在出生地南部安了家。

三歲時,她在那里產下了頭胎,只有一只雄性幼崽。

同年秋末,她的活動范圍向東移動,占據了曾經屬于另一只雌性雪豹卡莎(Khashaa)的領地。自此,阿努便一直留在這個地區。

2014年到2017年間,阿努先后三次、產下了8只幼崽,其中3只存活下來,并分別帶上了GPS項圈。

足夠幸運的是,其中一次項圈的安裝是在兩只幼崽獨立于母親阿努之前。這讓研究者得以記錄下幼崽和母親分離的全過程,對研究雪豹的行為有很重要的價值。

阿努的家族樹  漢化:嘩嘩/貓盟

©國際雪豹基金會/蒙古雪豹保護基金會

在長達數年的監測中,研究者們還發現了一些有趣的事實。比如,雪豹成年后的頭幾年,似乎更傾向于在出生地附近尋找領地。像是2015年出生的F12,她的領地和母親阿努的領地就略有重疊;

女兒F12,好奇心驅使她靠近托斯特的紅外相機。

©國際雪豹基金會/蒙古雪豹保護基金會

再比如,盡管孩子已經獨立成人,母親依然會允許她吃自己捕獵到的食物。

研究人員有一次就發現,F12在離開阿努一年半以后,仍然和自己同母異父的妹妹、2017年出生的F11一起享用了阿努捕獵的北山羊。

當時F11還跟阿努一起生活。這并不妨礙它們“歡迎”姐姐F12加入,并一起短暫地相處了3天,像極了一次回家省親的小團圓。

F11和媽媽阿努一起躲在陰涼處。

©國際雪豹基金會/蒙古雪豹保護基金會

就在去年,10歲“高齡”的阿努第五次生產,而這一窩至少有三只。在過去十年里,阿努為托斯特山脈的雪豹種群至少貢獻了12只幼崽!

研究者禁不住贊嘆她是“超級媽媽”!要知道,已知野外雪豹的年齡大約就是10-12歲。這使她和另一只SLT監測的雪豹達吉娜(Dagina)成為全球已知的、最年長的雌性繁殖雪豹。

阿努的十年故事到這里就暫告一個段落。

雪豹保護的工作也許聽起來離我們的生活很遠,但世間萬物背后的聯系可能比我們想象得更奇妙、更緊密。

雪豹生活的中亞高山地帶是世界上多條重要河流的發源地,包括我們的長江黃河,也包括東南亞人民的母親河湄公河。

從這個意義上講,保護雪豹的棲息地,也同時保護了數億人賴以生存的水源。不僅如此,雪豹是高山生態系統的頂級捕食者。它們的存在對于控制草食動物的數量非常重要。

草食動物過多、就會破壞植被,最嚴重的情況下將導致水土流失,進而影響整個生態系統。這一環扣一環的聯系,像是多米諾骨牌。

你也許不關心一只遠在千里之外的貓科動物,但卻要明白,這個種群能否健康存續,實在也關乎你的生活。

在雪豹所在的中亞十二國中,蒙古在雪豹保護領域積淀深厚,有很多值得我們借鑒和學習的地方。

上世紀80年代開始,George Schaller、Rodney Jackson、Tom McCarthy等一流學者就相繼在那里開展工作,產出了大量雪豹研究成果。

身為雪豹保護的同行,WWF在1992年設立了蒙古辦公室。此后在蒙古西部阿爾泰-薩彥地區開展了深入的雪豹監測、減少人獸沖突、反盜獵等保護工作。和SLT一樣,WWF蒙古也給監測區域內的雪豹安裝了項圈,長期追蹤雪豹個體。

WWF蒙古辦公室通過紅外線相機拍攝到的雪豹

©?WWF-Mongolia

2018年,WWF蒙古辦公室啟動了全國雪豹調查。蒙古的雪豹分布相對集中。其雪豹棲息地大約占全球雪豹棲息地的10%,種群數量在全球雪豹數量的13-22%。

WWF蒙古辦公室與當地主管部門蒙古國自然環境與旅游部合作,邀請了包括政府、科研機構和NGO在內的六家單位一起實施調查工作。SLT作為我們的合作伙伴負責了南戈壁片區的調查,同時還為整個全國調查提供了技術方法PAWS的培訓。

WWF蒙古辦公室的工作人員在檢查雪豹的抓痕

©? Anton Vorauer / WWF

相較之下,我國占全球雪豹棲息地和種群數量都在60%左右。它們四散分布在甘肅、青海、新疆、四川等西部省份的廣大高山地區。分布零散、再加上高海拔,其調查難度可想而知。

也是基于這樣的原因,目前中國真實調查過的雪豹棲息地面積不足2%。

在這樣的大背景下,我們很難回答關于雪豹、哪怕是最基本的問題:有多少?具體哪里有分布?可能面臨什么樣的威脅?——而如果無法回答這些問題,保護策略就無法有針對性地制定:哪里的雪豹受威脅最大、應該優先集中力量保護?A地的雪豹所面臨的威脅是道路建設、還是盜獵?和B地的雪豹是不是一樣的?能否采取同樣的策略?……

不丹、俄羅斯這樣的國家因為雪豹分布區小,已經率先開展了全國調查,并得到了相對確切的雪豹種群數字;蒙古作為僅次于中國的全球第二大雪豹分布國,也已啟動全國雪豹調查。對他們來說,上述的問題可能很快就能有答案。

我們也期待著在不久的將來,和政府、NGO、企業、公眾……各方的小伙伴一起,一步一步推動中國雪豹的全面調查,也盼望著中國能有自己的“阿努”的故事涌現出來。

熊貓菌疑問時間

身為長期“云吸貓”的雪豹迷妹,我們大概很容易被阿努的故事吸引。畢竟,還有什么比近距離觀察一只大貓更有趣?但如果稍微抽離出來,熊貓菌還是想問一個略顯“功利”的問題:

花十年時間追蹤一個動物個體,有價值嗎?

投入那么多時間精力金錢,能給雪豹保護工作提供什么建議?

于是,和雪豹項目的何兵老師有了下面這段對話:
2

1111111111111

閱讀 215
我也說兩句
E-File帳號:用戶名: 密碼: [注冊]
評論:(內容不能超過500字,如果您不填寫用戶名和密碼只能以游客的身份發表評論。)

*評論內容將在30分鐘以后顯示!
版權聲明:
1.依據《服務條款》,本網頁發布的原創作品,版權歸發布者(即注冊用戶)所有;本網頁發布的轉載作品,由發布者按照互聯網精神進行分享,遵守相關法律法規,無商業獲利行為,無版權糾紛。
2.本網頁是第三方信息存儲空間,阿酷公司是網絡服務提供者,服務對象為注冊用戶。該項服務免費,阿酷公司不向注冊用戶收取任何費用。
  名稱:阿酷(北京)科技發展有限公司
  聯系人:李女士,QQ468780427
  網絡地址:www.arkoo.com
3.本網頁參與各方的所有行為,完全遵守《信息網絡傳播權保護條例》。如有侵權行為,請權利人通知阿酷公司,阿酷公司將根據本條例第二十二條規定刪除侵權作品。

 

欢乐麻将国标麻将规则 王者捕鱼游戏 15选5中奖 竞彩篮球大小分变化 极速5分赛车开奖记录 夸克币现在价格 网上棋牌赌钱游戏大厅 下载天津麻将 多人诈金花游戏 辽宁快乐12开奖结果一 nw新世界棋牌漏洞 长春微乐麻将棋牌下载安装 双色球号码分布图 西游记彩票平台 吉林11选5 快速赛车技巧规律图片 投资期货风险大吗